青瓷白玉

我夫君@宗阙
本命小吴,墙头kkw
鸽王,小学生文笔,坑品和文笔一样差

[彧萍]江山此夜

ooc

辣鸡文笔,胡言乱语

可能会有下一篇

请配合河图《江山此夜》食用

正文 

@宗阙(复习ing) 欠你的文,你快醒过来看看吧

没有姐妹嗑王劲松老师×吴刚老师吗😝

两个超帅的老戏骨(老爷子)的绝美夕阳红爱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我馋他们身子,我有罪

集美们考虑一下语C吧!QQ群号429396733,松刚语C群

打油诗一首

小吴老师对不起,今天依旧很馋你

年龄差距别在意,细腰长腿我可以


沉迷B站视频lollipop luxury,日渐消瘦……(我才没有)

占tag致歉

一直想知道,达康书记戴的表是什么牌子,多少钱?

求神仙太太解答啊😭

无题

摸鱼之作,文笔极差

私设多,与原著不符都是私设

友好交流,不喜勿喷

两版





BE版


尸山,血海。

金碧辉煌的金麟台已经变成人间地狱,触目皆是残肢断臂,比之当年的不夜天战场更加惨烈。

蓝忘机站在避尘上,俯视着满地的碎尸,一向冷静到冷酷的含光君竟然在颤抖。

他不过迟到了两个时辰……

寒风凛冽。一块沾满血迹的布片落在蓝忘机面前,上面的祥云纹他再熟悉不过。

蓝氏家徽。

蓝忘机环顾四周,偌大的金麟台一片死气,竟是一个活人也没有了。

魏婴……他竟然做得这么绝,兰陵金氏被灭了门,其他仙门也几乎精锐尽折。

蓝忘机的心沉了下去。他清楚,之前仙门百家还只是厌恶魏无羡的离经叛道、桀骜不驯,经此一役,他们势必与魏无羡不共戴天,而魏无羡势单力孤,纵使有通天之能,也迟早被挫骨扬灰。

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,由于魏无羡杀人杀得干净,各仙门察觉到不对至少还要两天,两天之内找到他,把他藏好,一切就还有转机。

此时蓝忘机已全然顾不上所谓的正邪之分,他只想护住魏无羡,哪怕身败名裂,也要护他周全。

好在夷陵距金麟台并不太远,蓝忘机迅速御剑赶往夷陵。

希望魏无羡能配合他,至少先避一避风头。


一天一夜后,蓝忘机终于赶到了夷陵。

他本以为魏无羡会调动凶尸将夷陵团团围住,但奇怪的是,乱葬岗下竟没有一头凶尸,若不是空中浓重的死气,蓝忘机几乎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心急如焚迷了路。

小心起见,蓝忘机仍御剑往山上走,同时取出了忘机琴,右手按弦,随时准备防御。

刚到树林上空,几头凶尸便破土而出,向蓝忘机扑来,蓝忘机迅速拨弦,几声激越的琴音后,凶尸便碎成了数块。

按照常规,这些尸体不消片刻就该彻底死去,但这些诡异的尸块却仍在地上扑腾,蓝忘机暗暗心惊,不知道魏无羡又做了些什么……

这一波袭击后,树林再次陷入死寂,蓝忘机却不敢放松,越发小心地向山腰飞去。

过了树林是一片开阔地,毫无遮挡,刚进入开阔地边缘,蓝忘机便觉得身上一沉,避尘直直坠向地面,与此同时,十几头凶尸从土中猛然窜出,尖利的爪子直冲他心口而来。

蓝忘机果断弃剑,足尖一点便高高跃起,避开凶尸的尖爪。琴声又起,这次直接将靠近的凶尸震碎成漫天血雾,避尘在半空中陡然转向,斩碎了余下的几头凶尸。

召回避尘,蓝忘机一边小心提防下一次袭击,一边查看四周。

魏婴竟在此处布下了锁灵阵,虽然阵法并不完整,不能将闯入者的灵力完全封锁,却能压制五成以上的灵力。如果方才闯入阵中的是一群低级修士,只怕此时都已变成凶尸中的一份子了。

蓝忘机抬头看看山顶,他知道魏无羡的洞府在哪,但这一路绝不太平。

默念了几遍清心咒,蓝忘机继续向上走。仅仅几步,便又有大批的凶尸突然出现,从四面八方扑上来。这次不再是试探性的进攻,凶尸越聚越多,蓝忘机杀得再快,也抵不过凶尸聚集的速度。而且若不将凶尸完全斩碎,那些断臂残肢也会尽力阻挡蓝忘机的脚步。

消耗越来越大,纵使蓝忘机灵力雄厚,也渐渐有些支持不住。避尘不再主动出击,而是环绕着蓝忘机防御凶尸,原本清越铿锵的琴音也开始弱了下去。

此时蓝忘机深陷重围,越向上走凶尸越狂暴,而距山顶魏无羡的洞府尚有一段很长的距离。

蓝忘机咬牙支撑,举步维艰,却仍缓慢地向上走。他明白,若不赶紧将魏无羡藏起来,一旦金麟台的异状被各仙门察觉,整个修仙界的怒火都会倾泻到他身上,届时他便只有一个下场:死无葬身之地。


在蓝忘机举步维艰地靠近时,魏无羡却在洞府里一坛一坛地灌酒。

比天子笑差远了。他想着,拎起酒坛又灌了一口。

江叔叔没了,师娘没了,师姐也没了,现在温情和温宁也没了……

辛辣的液体冲进喉咙,呛得魏无羡连连咳嗽。

他自然知道有人闯进了乱葬岗,但他不在乎,他现在不关心这个。

但是魏无羡还是准备出去看看,不管是谁都解决掉,他好安静地喝酒。

当他走出洞府向山下看时,酒立刻醒了大半。在凶尸群中奋战的身影他再熟悉不过了。

是蓝湛,而且只有他一个人。

“蓝湛……”魏无羡惊疑不定地低声念了一句,抽出陈情放在唇边。没等他吹出第一个音,蓝忘机的目光就落在了他身上,他迟疑一瞬,缓缓放下了陈情。


蓝忘机精通琴技,又是修道之人,耳力极好,魏无羡声音虽低,还是被他捕捉到了。他压下心中的惊喜,抬头看着魏无羡。

可是凶尸并不受影响,蓝忘机只是分心了一瞬间,身上便多了几道血淋淋的伤口。他只好收回心神,催动所剩不多的灵力对付凶尸。

魏无羡沉默地看着蓝忘机和凶尸群的苦战,见蓝忘机有些吃力,还是重新吹起陈情,让凶尸群暂时安静下来。

“含光君孤身一人来乱葬岗有何贵干?”魏无羡首先开口,神色冷淡。

蓝忘机松了一口气,却不敢掉以轻心,向前走了几步,认真地看着魏无羡:“我来带你走。”

“走?去哪儿?”魏无羡面上笼上了一层寒霜,“是去牢房还是刑场?”

“去云深不知处。”去了我就能护住你。

“云深不知处?”魏无羡冷笑,“含光君当我是三岁小孩儿吗?我去了云深不知处,恐怕要像温情和温宁一样,被挫骨扬灰了吧?”

“不会。”蓝忘机坚定地回答。

“天下谁不知,姑苏蓝氏最是正派、最痛恨邪魔外道,我这个‘心狠手辣、杀人如麻’的‘夷陵老祖’进了云深不知处,只怕当场就要魂飞魄散了。”

“不会。”我一定会护你周全,蓝忘机想。

可惜魏无羡不是蓝曦臣,他读不懂蓝忘机冰山一般的表情下隐藏的含义。

“我不想再废话了,既然含光君一心想送我上刑场,那就凭本事吧。”

魏无羡退了几步,笛音骤起,凶尸群再次发狂,扑向了蓝忘机。

蓝忘机一直提防凶尸群再次发难,此刻虽然略居下风,但也暂时抵挡得住。他抓住每一个微小的空当,险而又险地与凶尸的利爪擦肩而过。

但魏无羡和蓝忘机都清楚,这种僵持的局面维持不了多久,凶尸可以不眠不休,而蓝忘机不能。

魏无羡自然不在乎打消耗战,反正夷陵是乱葬岗,最不缺的就是尸体,一批倒下了,还有下一批。

而蓝忘机却不能不在乎,如果他死在这里,魏无羡会更加罪无可恕,而且再也没人会护着他。

所以为今之计,只有速战速决。

蓝忘机下定了决心,琴音猛然变得高亢激昂,充满杀伐之气,周围的凶尸立刻化为了血雨,漫天洒落。避尘光芒大盛,将蓝忘机面前的凶尸切成了碎片。

蓝忘机抓住这片刻的空隙,迅速来到魏无羡面前。

“含光君真是好身手。”魏无羡倚在洞口上,皮笑肉不笑地夸了一句。

“跟我走。”蓝忘机毫不在意魏无羡的阴阳怪气,握住了他的手腕。

魏无羡甩手,用了很大力气才甩开蓝忘机:“含光君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吧,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会跟你走,而不是杀了你?”

“你不会。”蓝忘机回答,“你内心深处还是善良的。”

“善良?哈哈哈哈……”魏无羡大笑,“我在金麟台杀了几千人,灭了兰陵金氏满门;往前一点,我杀了金子轩,让我师姐成了寡妇,甚至间接害死了她;再往前,我为了一个死了的‘温狗’杀了金子勋;江叔叔和师娘,还有云梦那么多人都是因我而死,你说我善良?含光君,你是不是在姑苏读书读傻了?”

蓝忘机看了一眼天色,心中泛起了一丝焦急,脸上的表情却毫无波动:“魏婴,跟我走。”

“好啊。”魏无羡脸色阴寒,“那含光君就杀了我,带着我的尸体走吧。”

蓝忘机沉默了。他早就料到魏无羡不会轻易跟他离开,却没想到魏无羡会以死相逼。

“含光君不想杀我,那就不要怪我杀了你了。”魏无羡耐心告罄,抬手又将陈情抵在唇边,准备召集凶尸。蓝忘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,力道很大,魏无羡吃痛松了手,陈情滚落在地。

“你在愧疚。”蓝忘机开了口,声音沉稳,“所以你还是善良的。”

这次轮到魏无羡沉默了。他的确在愧疚,向江枫眠、虞紫鸢、江厌离、金子轩、温情和温宁,还有那个他为他取了字的小婴儿,向那些因他的狂妄受害的人。

良久之后,魏无羡笑了:“那又如何,现在我只是残忍冷酷的夷陵老祖罢了。善良和愧疚,都不是夷陵老祖该有的。”

“魏婴,跟我走吧,留在这里,你也会被挫骨扬灰。”

魏无羡垂眼,看着蓝忘机手中的避尘,目光中夹杂着几分羡慕,几分落寞:“挫骨扬灰又如何,夷陵老祖本就该是这个下场。”

“魏婴……”蓝忘机皱起眉。

“蓝湛,避尘应该很锋利吧?”魏无羡笑了笑,“借我用用?一会儿就还你。”

蓝忘机有种不祥的预感:“你想干什么?别乱来。”

“哎呀,又不会给你弄坏。”魏无羡又恢复了当年无忧无虑、吊儿郎当的样子,伸手去拿避尘,碰到蓝忘机的手,还故意蹭了几下,“你还是那么古板啊,蓝二公子,一点都没变。”

感觉到魏无羡皮肤的温度,蓝忘机触电般迅速缩回手,听见魏无羡嘀咕“蓝湛手真滑”,呆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,耳尖却悄悄红了。

“哎,蓝湛,你说……”魏无羡拎着避尘后退几步,退到洞府深处,面前立刻升起一道结界,虽然并不强大,但此时的蓝忘机绝对破不开,“‘含光君独闯乱葬岗,斩杀十恶不赦的夷陵老祖’这个故事怎么样?”

蓝忘机变了脸:“魏婴!”

“还能看到含光君惊慌失措的样子,这辈子也值了。”魏无羡抬手,避尘狠狠贯穿了腹部,鲜血沿着剑尖滴落,在地上溅起一朵凄艳的血花。

“魏婴!”蓝忘机目眦欲裂,将仅剩的灵力全数倾泻在结界上,但毫无作用。

魏无羡脸色惨白,笑容却越发灿烂:“死之前我还有几句遗言要说,温氏还留下了一个叫温苑的孩子,被我寄养在了最近的镇子上一个猎户家里,请你帮我照顾好他,他什么都不知道,让他当个普通人就好……还有我的剑,你把它交给江澄,让他随便拿去干什么都行,当烧火棍也无所谓,反正我不知道了。至于我的笛子,含光君要是喜欢,可以拿去当个纪念品。”

蓝忘机心急如焚,魏无羡却毫不在乎,自顾自地说了下去:“我的床边有几瓶灵药,温情留下的,她说红瓶的可以治伤,蓝瓶里的可以补充灵力。为了含光君的形象起见,你还是拿去用吧,这么狼狈的样子可不能被那些喜欢你的姑娘看到。”

“魏婴,停下!”蓝忘机徒劳地攻击那道屏障,可结界却纹丝不动。

“蓝湛,其实你是来救我的吧。”魏无羡缓缓将避尘向外拔,疼得冷汗直冒,“可我不想一辈子待在云深不知处,和你们家那三千家规相处,也不想……也不想看着你受千夫所指、万人唾骂。你应该一直是正直的、受人尊敬的含光君。

“最重要的是,我不想失去自由。”

避尘终于完全从魏无羡的身体里抽了出来,依旧光洁无比,没有沾染一丝血迹。

魏无羡踉跄了一下,用避尘撑着地面才勉强站稳。

“魏婴……”蓝忘机的灵力彻底枯竭,只好停止了徒劳无功的努力,绝望地看着魏无羡。

“最后一件事……”魏无羡认真地看着蓝忘机的眼睛,声音低了下去,“蓝湛,我也喜欢你。”

蓝忘机顿时呆住了:“你说……什么?”

魏无羡朝蓝忘机露出一个明媚纯粹的笑,一如少年之时的恣肆不羁。

然后他又抬起手,这次避尘贯穿了他的心脏。

“魏婴……”蓝忘机怔怔地看着他,第一次落了泪。

“蓝湛,原来……你也会哭啊……”魏无羡慢慢倒了下去。

洞口的结界失去魏无羡的支撑,顿时碎裂开来。蓝忘机迅速冲到魏无羡身边,伸手颤抖着扶起他,让他靠在自己怀里。

一滴泪落在魏无羡唇边。他轻轻舔了一下,艰难地眨了眨眼:“好想再喝一坛天子笑……”声音渐渐弱了下去,他靠在蓝忘机怀里,安心地闭上了眼。

蓝忘机抱着魏无羡慢慢失去温度的身体,一动不动地跪在原地。直到天色微明,他才伸手拭去脸上的泪,表情又恢复到了平日的冷淡疏离。

他还有最后的机会。

蓝忘机小心翼翼地放下魏无羡,找到他说的灵药,只吃了补充灵力的丹药。然后他收拾好魏无羡为数不多的东西——陈情,随便,几本魏无羡的修炼心得,以及其他一些零碎的小物件。妥善保管好后,他轻柔地拔出避尘,抱起了魏无羡,走出洞府。

凶尸群没有了魏无羡的控制,又寻觅不到活人的气息,于是各自散开。放眼望去,整座乱葬岗上都是凶尸。但锁灵阵已破,蓝忘机的灵力也在灵药的帮助下恢复了七八成,这些凶尸已经没有什么威胁。所以蓝忘机并没有理会它们,径直御剑往山下去。

当蓝忘机寻找魏无羡时,各大仙门也没闲着。他们迟迟等不到自家的精锐返回,便纷纷派人去往金麟台查看,这才得知金麟台的异变。至于凶手是谁,用头发想也能知道。仙门百家怒火中烧,迅速派人去夷陵捉拿魏无羡,此时刚好到了乱葬岗下。

蓝氏带队的是家主蓝曦臣。他自小就与蓝忘机有些感应,蓝忘机刚到山腰他便察觉到了,于是令蓝氏的人都停下,静静等待。他本人则御剑飞上半空,等着蓝忘机的归来。其他仙门见蓝氏停下,也跟着停了下来待命。

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,蓝忘机竟是抱着魏无羡从乱葬岗下来的。

乱葬岗下聚集了众多的修士,蓝忘机自然会有所感应,但有些事躲不开,早日解决也是好事,于是他没有转向。

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蓝曦臣,他一如既往地挂着温文尔雅的笑,温声开口:“忘机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兄长。”蓝忘机低头致意,“我要带魏婴离开。”

原本在下面等着的江澄看见魏无羡,顿时黑了脸,飞速御剑蹿了上来,见到魏无羡的样子吃了一惊,脸更黑了:“魏无羡怎么了?还想装死逃走?”

“魏婴已经……死了,江宗主说话请客气一些。”蓝忘机周围的空气冷了几分。

蓝曦臣震惊道:“魏婴真的……忘机,是你杀的?”

蓝忘机并没有回答,把随便递给了江澄:“江宗主,魏婴让我把这个给你,他说你拿去干什么都行,当烧火棍也无所谓。这是他的原话。”

“当烧火棍都是在侮辱烧火棍。”江澄的脸已经黑如锅底,仿佛下一秒就要拿紫电抽人,但他还是伸手接了过来。

下面的一众修士感觉到蓝忘机对魏无羡的态度十分友好,早已按捺不住,一个年轻些的修士跳了出来指责:“蓝二公子,我们尊你一声‘含光君’,是因为你斩妖除魔、匡扶正义,如今你怎么对十恶不赦的夷陵老祖如此友善?”此话一出,立时引得群情激奋。

“忘机,这是怎么回事?”蓝曦臣的语气严厉起来。下面有些修士已经开始指责蓝氏,作为家主,蓝曦臣绝不允许姑苏蓝氏的名誉受损。

“忘机,这是怎么回事?”蓝曦臣的语气严厉起来。下面有些修士已经开始指责蓝氏,作为家主,蓝曦臣绝不允许姑苏蓝氏的名誉受损。

蓝忘机沉默片刻,忽然放大了声音:“我蓝湛,自今日起脱离姑苏蓝氏,我的所作所为皆出自我一人,皆由我一人承担,均与姑苏蓝氏无关。”

此言一出,众人哗然。

蓝忘机清楚,自此以后蓝湛这个名字将与“叛徒”和“堕落”永远联系在一起,但他不后悔。

“兄长,保重。”蓝忘机没有理会众人的议论,他向蓝曦臣行了个礼后,趁着一众修士沉浸在震惊中,径直离去。

魏无羡的魂魄并未完全消散,他会收集起他的残魂,让时间修复它们。

日后要做的事,只有等待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HE版

十三年后。

一座无名的山上有一片树林,林中有一座简朴的木屋。这就是蓝忘机的家。

此时蓝忘机和蓝曦臣都在等待着。

蓝忘机虽已脱离蓝氏,但并未与蓝曦臣断了联系,蓝曦臣每月都会来看他。

这次是蓝忘机告诉蓝曦臣,魏无羡的魂魄已经修复完毕,他随时都会苏醒。为防不测,他请蓝曦臣来帮忙守护此处。

入夜。

盛有魏无羡魂魄的锁灵囊忽然亮起了微光。

蓝忘机紧张地看着。

一旁的床上放着魏无羡的身体,伤口都已被蓝忘机用秘法修补好。

星星点点的微光越聚越多,并且慢慢向魏无羡的身体靠拢去。乍然看去,仿佛是微缩的星河。

微光接触到魏无羡身体的那一刻,蓝忘机和蓝曦臣合奏起了安魂曲。

晨光熹微之时,最后一点微光也进入了魏无羡的身体。

蓝忘机满怀希望地等着。

箫声已停,琴音未绝。曲调由安魂曲转为蓝忘机自己作的曲子。在悠扬的琴声中,魏无羡终于又一次睁开眼睛。

蓝曦臣早已悄悄地退了出去,合上木门,静静站在门外。

直到琴音戛然而止,蓝曦臣听到门内响起了清朗的少年音。

“蓝湛……蓝二哥哥!”

蓝曦臣欣慰地笑了。

十三年的等待,十三年的痛苦煎熬,十三年的风霜雨雪,都得到了报偿。

所有人都祝你快乐
我只愿你
遍历山河
觉得人间值得

我宁愿所有星光坠落
从此只在你眼中
看亿万星河

放脑洞

脑洞×2,欢迎小伙伴领养

@tale 小伙伴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~

①诚琰    暗卫诚×皇子琰    HE

设定静妃、阿诚都出身琅琊阁

景琰因为某些原因被两位哥哥追杀,静妃娘娘担心景琰的安全,于是从琅琊阁给景琰找了个暗卫阿诚

but,阿诚只忠于利益啊,而且他看不上的还不要

于是阿诚看上了景琰,每次解决杀手后就去撩他,景琰很懵:母妃给我找的暗卫为什么总是撩我……景琰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自家暗卫拐上了床

end

其实就是单纯想看我诚大杀四方,以及景琰被欺负哭……咳……我什么都没说(望天)

②诚韦    娱乐圈AU    BE

诚方因为一部腐剧相识,因戏生情

由于大环境,他们的感情只能遮遮掩掩,加上两人都忙,聚少离多之下两人的感情出现裂缝,诚出轨提出分手(公司安排炒作的女演员,但也有一点感情)

小方苦苦挽留无果,得了抑郁症自杀身亡,诚这时才看清自己对小方的感情,跟着自杀

end

渣诚get……以及我觉得这个是HE……就是想虐小方!

一个靖琰脑洞

这才是真正的水仙😂😂我琰皇美如画,没人配得上我琰皇陛下!

景琰是敌国质子,靖王是不受宠的皇子

为了断绝靖王当上储君的可能,誉王设计把景琰嫁给了靖王,却不想两人早已暗中达成共识

靖琰两人联手夺了储君之位,靖王遵守承诺放景琰回国,却不想早已对景琰暗生情愫,思念之下日渐消瘦

景琰回国之后却发现母妃已死,父皇昏庸,官员腐败,民不聊生

几度权衡挣扎,景琰最终下定决心回去找靖王,让他来接管国家,拯救百姓

靖王答应,带兵亲征,顺利将敌国划入大梁的版图,凯旋而归

抵京当日,景琰被人下情丝绕,靖王无奈,二人行了床笫之事

靖王自觉亏欠景琰,无微不至地照顾他,景琰终于倾心相付

三年后老梁帝驾崩,靖王即位,立景琰为后庭生为太子

庭生二十五岁时,靖王宣布退位,与景琰遍游大好河山,同死后合葬于皇陵

—end—

一个脑洞,求领养

一个脑洞,求太太领养啊😘😘😘😘小伙伴可以提意见啊

①韦诚ABO,BE(强行HE也可以……适合长篇)
明家和方家是世交,因为阿诚太强悍一般的Alpha压不住,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Alpha,明镜于是求助方步亭(大姐的媒婆属性彻底暴露)。方步亭原本想撮合方孟敖和阿诚,却被方孟敖拒绝,只好转而撮合韦诚(年下get√)。方孟韦不好违背父亲的意思只好答应相处一下试试看(看孟韦多么孝顺啊),结果日久生情(不,别想歪了),但是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没有标记阿诚。
后来阿诚执行任务被下药,强撑着回到家就发情了,正好被下班回家的方孟韦撞见,顺理成章地标记(此处开车,不开也行)。不久后阿诚被选中执行死间计划(没有小少爷什么事),于是找个理由提出分手,方孟韦多次挽留失败只能答应。从此方孟韦再也没有得到阿诚的任何消息。
经过一年多的布置,死间计划正式实施(为什么拖了那么久,因为阿诚哥怀孕了~一年的时间是用来生娃的~),阿诚按照计划一步步走上死路,最后牺牲(想HE只能假死了~)。期间方孟韦一直在寻找阿诚但是毫无结果,直到在阿诚从前的房间一个隐蔽的地方找到了阿诚留下的信,知道了事情原委。震惊之下他跑去明家求证,却得到了阿诚的死讯,以及他的娃的消息(寄养在香港或者巴黎)。方孟韦孤身一人离开,找到孩子抚养长大,孤独终老(强行HE的话只能让小方偶然找到了阿诚哥了)。